Friday, August 10, 2007

[黑皮]八月!

阴霾过去了,耀眼的太阳打从云端,探头而出……一切的一切,瞬间都变得很美很美,因为有你们 :)


昨天新加坡国庆假日虽然没有上班,但是我却反常的起个大清早,还身平第一次乘搭了最早的第一趟巴士,前往榜鹅新镇的新道场-佛光山去参加弥勒菩萨安座典礼。才刚一步出地铁站,雄伟壮观的新道场依稀可见,点点的繁星加上徐徐的晨风,伴随着我一同走向那光明大道……在那里,我放下了烦恼;在那里我得到了清静、法喜安乐,它就是我们心灵的加油站……走在凡尘滚滚的旅途,有时会开始觉得很累、很疲惫!心里极度需要一处清凉的地方让我歇息,休息够了再上路吧……在大门口,看者那弥勒菩萨的身影,总觉得他在笑我,左看右看,他真的是在笑我耶……笑我愚痴、笑我傻……仿佛想要告诉我,身上的包袱如果太重,那就学我一样笑笑放下吧,一直背驮着那满载烦恼、怨恨、压力的包袱是有够你受的。天下何其宽广,何必为了一些芝麻小事斤斤计较呢,职场如战场,难道你连这千百年来不变的道理还搞不清楚吗?想到这里,我是真的有够傻的……哈哈!


下午,为了宠一宠自己口腹,便到后港与一班友人会合,然后一起去新旺香港茶餐厅去吃下午茶。我们各自叫了不同的香港美食来品尝,有菠萝包、餐蛋面、起士锔香菇饭还有就是少不了香港有名的茶点[鸳鸯冰]啦……我们一行人吃得很爽快,讲笑话时也笑得很痛快,旁人也一直往我们身上瞄……我们是年轻人嘛,管他的,谁会去在意他人的眼光呢?


晚间,岛国上空绽放着那灿烂夺目的国庆烟花,因为不想前去挤沙丁鱼,于是改为到东北部参加难得一见的火供施食法会,只见现场生起了一堆熊熊的火焰,耳际传来悠悠的法螺声,间中也穿插着时而高昂、时而低沉的诵经声。我双手轻捧着供品,徐徐走向火堆前面,闭上双眼,心中的祈愿,随着那袅袅升空的青烟,飘向法界的佛菩萨……与此同时,也将心里一切的烦恼无名,一一投入烈火之中,将它化为灰烬,心中的魔,也就此魂飞魄散咯……


心情真的舒服许多了,紧接着还将要迎接更多一箩箩喜庆日子的八月份。朋友们,你们准备好了吗?让我们一同尽情欢庆吧!


[红龟糕心情部落已经1岁咯!]
很欣慰,每次做事只有5分钟热度的我还能够坚持的写到现在,虽然还谈不上定期每天都有帖子新鲜出炉,但是起码会试着在每个星期更新帖子……这一年来的成绩,虽然谈不上十分出色,期间也因为摸索自己部落格的特色而不断改进,希望往后能够继续加油,再把更好的写作与创作带给大家。同时也要感谢所有到访的部落格友,无论你是这里的熟客、新朋友、乱乱中闯进来的、或是潜水过来的鱼,在这里由衷感谢你们的支持与鼓励,谢谢你们 :)


[槟城福建播客2周年纪念!]
如果你是遍布于地球某个角落的北马人,或许你也好久好久没有听到那倍感亲切的乡音了,这里有个很不错的Podcast想要介绍给你,它有着非常独特的魔力,能够让你倍感亲切、让你一解乡愁,它就是www.penanghokkien.com……槟城福建播客自网络开播以来,已经迈入第二年了。这两年的光阴,真的让我感触良多,能够在这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头得到真挚的友谊,还真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份呢……虽然因为电脑技术上的问题,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参与节目录音了、但是我的心还是与你们同在,四海之内皆兄弟嘛!祝福槟城福建播客能够一帆风顺,越做越精彩!


[大马中文部落格祭2007颁奖典礼]
最近在大马的中文部落格圈子里头,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明日8月12日晚上8点,在Bangsar Shopping Centre,Actor Studio举行的颁奖典礼。也有些部落格友也已经开始规划好该如何装扮自己出席盛会,可见大家对这次的颁奖典礼都给与高度的重视……很感谢大会的邀请,但是因为这阵子应酬缠身,无法前往出席给与支持,心里是有点遗憾的……虽然外头的社会是如何的纷乱,但是很感动于大会的努力与付出,极力将我们这批部落格友凝聚、组织起来,使得彼此之间的距离变得那么的近。要筹办及策划的确需要很多心思,也同时得绞尽脑汁付出很多的努力,因此在这里向各位筹委们,深深致敬!

(大马中文部落格祭2007颁奖典礼插图来自:韩士)

6 comments:

yam9972 said...

哇,好像好多节目的样子耶,大家可有得忙了。。哈哈。。

said...

我那天也有吃红龟糕!!好吃好吃!

Wois said...

好久没吃到红龟糕了。。。

想吃!想吃!

David said...

yam9972,
哈哈……是啊!录音当天大家响应都很热烈呢,你也算是个其中一个大忙人呢……哈哈!


杉,Wois,
原来你们也喜欢吃红龟糕啊,我还以为现代年轻人已经忘却了有着传统糕点的存在了……原味红龟糕,香甜可口,尤其豆沙内陷,入口既化;如果将它沾上蛋液,再放到锅里煎,口感也相对变得不一样,香脆爽口……哇!我口水快要流干了……哈哈!

Wois said...

yummy.....
记得婆婆会做,我小时候吃到腻。 现在想念它呢!

Old Beng said...

我也很喜欢弥勒菩萨,每次有缘邂逅总会摸摸祂的肚皮、双耳、圆脸一番。不为什么,只盼沾上些许的佛缘气息。